菇菇食驗室:
在暗處成長的農業

文字|羅鈺婷  
圖片|廖偉捷、賴芃儒、莊英紫、
羅鈺婷、徐紫瑄


 

大家對2020年的印象是甚麼呢?最深刻的想必是在年初侵襲臺灣的—新冠肺炎,這個極具傳染性的病毒不僅威脅了我們的身體健康,更在生活上帶來了不少困擾。每個民眾都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離,許多大型活動(如跨年、演唱會……等)更隨之停辦,除了我們明顯可觀察到的改變之外,臺灣農業其實也深受影響,例如:農產品銷中受阻、延後開學導致團膳所需生鮮農產品數量下降、防疫減少外出也讓民眾降低購買生鮮食品機會,這些都是對臺灣農人的巨大衝擊。而為了因應疫情帶來產量供過於求的問題,出身養菇人家的廖悌涵開始了她的創業之路。


從「農」之路的起源


鏡頭前一頭亮麗長髮的廖悌涵,可是會開堆高機和山貓的標準農子女喔!(DOTW/攝影)

鏡頭前一頭亮麗長髮的廖悌涵,可是會開堆高機和山貓的標準農子女喔!
(DOTW/攝影)

 

從大學就讀的科系、正在經營的品牌到未來規劃,全都和家裡的養菇事業有關聯,廖悌涵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農二代。在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就讀的她,大四下學期課業壓力漸輕,決定回老家雲林幫忙家中事業,父母問了她覺得該拿多少薪水時,廖悌涵當下卻回答不出來,她笑說這個問題她整整想了三天,住家裡吃家裡的她開銷並不大,再加上她有個從高中開始就在家幫忙的弟弟,而弟弟一個月只領三萬塊,百般考量之下她開了兩萬五給老闆,也就是她的父母親,這為她的從農之路打了頭陣。


2019年於植物病理學系畢業之後廖悌涵想著,比起一開始就待在家中工作的安逸,出去闖一闖也可以增加經驗,她來到了雲林一間農業新創公司,而主要的工作是擔任植保無人機的飛手。你可能常在公園看見玩無人機的人,卻很少看見架著農用無人機噴灑農藥的女孩子吧?這個工作替她增加了不少特別的經驗,而2020年她決定正式開始對自己未來規劃的實踐,想往自家菇場的上下游做發展,她積極參加政府對於農二代各種培訓與課程,毅然辭職回到中興大學受訓上課。同時也是在2020年度受到疫情影響,自家菇類產量供過於求,便開始了她第一個自己的創業—菇菇食驗室。

菇菇食驗室因應年節也有推出禮盒,送禮自用兩相宜。(DOTW/攝影)

菇菇食驗室因應年節也有推出禮盒,送禮自用兩相宜。
(DOTW/攝影)


神秘的菇菇食驗室


 

「許多人吃過香菇,卻不知道菇類是怎麼培養的」
騎在鄉間小路,路旁常會見各式各樣的農作物,水稻、鳳梨、香蕉園,都是我們熟悉的作物,相較這些「看得見」的作物,菇類的培育環境對大眾來說也就陌生許多,這讓廖悌涵在經營菇菇食驗室時,將推廣菇類的知識與益處和銷售齊頭並進,她利用社群媒體經營品牌形象,也利用這些平台分享菇廠日常等平常我們看不見的另一面,除了把產品吃進肚子裡頭,更要帶領消費者走進菇菇的世界。 


除了上述的優勢外,身為農二代的廖悌涵可以拿到產地,也就是家中的新鮮食材來進行加工販售,少了中盤商以及產地運送的成本,自然可以拉低一部分的訂價。但洋菇本身的價格並不低廉,再經過脫水脫油之後視覺上看起來更是小了一大圈,在販售菇菇餅乾這個品項時,她為訂價苦惱了許久,也詢問過父母親,但他們給的訂價卻比廖悌涵預估的低許多,原來在生產者的眼裡,比種植的成本高一些些就夠了,而這個價格還未算上產品的包裝、設計等費用,再怎麼精打細算的想壓低價格,也不能過於低廉讓菇餅失去原本的價值,所以廖悌涵在販售商品時,也會向客人仔細介紹菇類這個農作,除了買下它之外,更要了解它的產品價值。

周末常去中興大學附近的小蝸牛市集出攤,和消費者的互動也是必不可少。(DOTW/攝影)
周末常去中興大學附近的小蝸牛市集出攤,和消費者的互動也是必不可少。(DOTW/攝影)

周末常去中興大學附近的小蝸牛市集出攤,和消費者的互動也是必不可少。
(DOTW/攝影)


與環境和平共處
是這一代重要的課題


 

菇菇食驗室對廖悌涵來說,不僅僅是解決家中產量供過於求的疏通管道,她更希望能夠藉由菇餅這個小品項出發,完整的建立品牌,讓家中的菇類商品在市場上可以擁有更高的辨識度,從產品照片拍攝,到外觀包裝設計都由他和伴侶一手包辦,希望能讓消費者知道菇菇食驗室代表的是新鮮與健康的菇類產品。


但對於現階段的廖悌涵來說,她的未來計畫是朝家中菇業的上下游做發展,也就是將菇類產業資材做二次利用的計畫,菇類的種植其實是非常環保的,割下來的稻草加一些混料就是培養菇類很好的基質,而種完菇類的基質其實在經過微生物的轉換後,又可以成為新的堆肥用於其他作物上,這樣的循環對地球是非常友善的,而友善地球,正是我們這一代所需要面對的課題,與此同時菇菇食驗室也會持續進行下去,這是她的創業起點,更是她開啟農業之路的開端。

© Copyright 2020 DOTW.
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