咚東:
內化進自身獨特技法
層層堆疊出的理想生活

文字|莊英紫  
圖片|廖偉捷、賴芃儒、莊英紫、
羅鈺婷、徐紫瑄


 

咚東,本名劉韋廷,是一名全職插畫家,即將出版自己的繪本《小小音樂家》。因為是自費、獨立出版,他前往募資平台募資,試圖讓這本繪本被更多人看見。截至今日,募資活動已圓滿結束,甚至比原先預設的目標多出一倍以上的募資額。


劉韋廷畢業於實踐大學傳播藝術系,畢業後再到英國劍橋藝術學院的繪本童書插畫學系攻讀研究所。提到繪本,他表示原先對繪本的了解並不深入,但漸漸發覺繪本這個媒介看似簡單,卻又可以展現許多意義。在英國的日子,他藉由相關的課堂建構出關於繪本的敘事方法,「越簡單的,總是越難」,該如何用少量文字及插圖就能闡述出其意涵,實在是門深奧的藝術。深陷在這樣簡單、純粹的魅力中,劉韋廷在時間的淬鍊下,慢慢打造出《小小音樂家》最理想的樣子。

咚東手拿著繪本《小小音樂家》的前一版封面。(DOTW/攝影)

咚東手拿著繪本《小小音樂家》的前一版封面。
(DOTW/攝影)


暫拋原有束縛
勇於嘗試再成完美型態


 

劉韋廷原本的主要創作形式是使用電腦繪圖,甚至也沒真正學過繪畫,在劍橋藝術學院時,老師讓他試著拋開原本所學的習慣,開啟了他接觸傳統媒材的契機。劉韋廷憶起當時到了傳統版畫工作室學習,讓他對層層疊疊出的色彩技法有了清楚的概念,像是眾人皆知的「黃加藍變綠」,這項技法就是利用如此特性來呈現色彩的質感。這樣的運用邏輯,被劉韋廷帶入電腦繪圖的專業能力,對軟體中的「圖層」概念掌握得更加全面,也為繪畫作品中增添了獨特的韻味及層次感。研究所的畢業作品,就是《小小音樂家》的前身「The Greatest Musician」,故事主角是名叫YoYo的音樂家,在旅程中他總是用音樂幫助一路上遇見的昆蟲們,這是一個關於付出、接受愛、尋找自我價值的溫暖作品。


提起當初創作的過程,劉韋廷以自己來帶入角色,也從生活中取材,想藉此感謝身旁的朋友。他提起當時有位受憂鬱症所苦的同學,閱讀完後感受到了創作的溫暖,令他覺得「這不就是我這本書想要傳達的事情嗎?」正是因此,回到台灣後,劉韋廷再舉辦了一次展覽,與家鄉的朋友們分享。

在英國發表、展出的The Greatest Musician樣書。(DOTW/攝影)

在英國發表、展出的The Greatest Musician樣書。
(DOTW/攝影)


理想和現實
需要方法讓產品加值


 

在英國的製作時程只有短短半年到一年左右,讓劉韋廷覺得還有些部分尚未真正完成,於是他在沉澱後加以修改,漸漸的讓《小小音樂家》蛻變為更加完整、理想的面貌。在他想要將其出版並投件給出版社後,卻始終沒有收到消息,現實的殘酷一度讓他想要放棄,但想「豁出去」、「再試一次」的念頭也跟著油然而生。劉韋廷找到之前曾合作過的編輯,欲自費出版,也因為編輯的建議,讓他去嘗試在網路上募資。現在募資順利達標,也準備出版繪本並實現理想。劉韋廷平常主要收入來源則是接案,不過他認為接案的作品並不全然屬於自己,反而在準備原創繪本時才是處於最理想的狀態。在這樣的理想狀態下,或許賺不到太多錢,卻擁有純粹的滿足感。在資訊蓬勃發展之下,紙本書銷量自然降低,出版業也面臨業績消退的困境,他坦言能拿到的酬勞確實偏低。出版社規模縮小,也就常購買外文書的版權來進行翻譯出版,難以付出大把時間培養本土台灣創作者,劉韋廷則說:「我們是需要再更努力一點。」談到現今台灣紙本書的販售型態,他表示許多人購買實體書都是作為收藏,於是他也嘗試採用更好的紙品,讓繪本的質感再提升。要創作出完全符合自己理想中的繪本,當然成本就會相對提高,不過他覺得能讓讀者更喜歡他的作品,就很值得。

小小音樂家YoYo,是咚東帶入自己個性的角色。(DOTW/攝影)

小小音樂家YoYo,是咚東帶入自己個性的角色。
(DOTW/攝影)


找出生活平衡點
持續承載簡單卻珍貴的魅力


 

從出發到英國再回台灣,劉韋廷憑藉自己的勇氣與信念,慢慢讓自己所思所想傳達給更多的人。面對大大小小困境,以及瞬息萬變、難以預測的未來,他秉持著「做好我眼前每一件工作、每一個想要完成的作品。」的態度來維持著生活的平衡,接下來他將舉辦簽書會、分享會還有展覽,也一直都在準備著其他的故事,希望每位讀者都能感受「咚東」簡單卻親切無比的創作溫度。


的故事,希望每位讀者都能感受「咚東」簡單卻親切無比的創作溫度。
在城市中生活,吸收更多靈感後回到創作。可能會是在街角、巷弄,有著那麼一位拿著速寫本,埋頭記下idea的人,正在努力的想方設法,期望以自己理想的方式淬鍊出溫暖且療癒人心的力量。  

咚東的個人角色圖像。(DOTW/攝影)

咚東的個人角色圖像。
(DOTW/攝影)

© Copyright 2020 DOTW.
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