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兒驗光所:
開始永遠都不算太晚

文字|羅鈺婷  
圖片|廖偉捷、賴芃儒、莊英紫、
羅鈺婷、徐紫瑄     


 

隨著網路時代的來臨,手機、筆電等3C產品已經與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,而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2019年的調查顯示,台灣人每天使用3C用品總平均時間為10.7小時,這也對我們的靈魂之窗–眼睛造成極大的負擔,帶來近視、散光…等「文明病」,現在看著文章的你,是不是也帶著眼鏡呢?配戴度數錯誤的眼鏡會產生頭昏噁心等併發症狀,這時候你需要去的地方正是眼鏡行!而在熱鬧的虎尾鎮上有一間如今不常見的「鐘錶眼鏡行」,本文的主角女兒驗光所正藏身於其中。


因「成家」而「回家」


在進行訪問時,吳雅俐笑說自己第一次「坐」在這個位子上跟別人說話,通常都站著幫忙配鏡。(DOTW/攝影)

在進行訪問時,吳雅俐笑說自己第一次「坐」在這個位子上跟別人說話,通常都站著幫忙配鏡。
(DOTW/攝影)

 

「其實我一開始沒有很喜歡驗光這個工作。」


坐在精工鐘錶眼鏡行裡,伴隨著牆上幾十個滴滴答答的鐘錶聲,吳雅俐說起她為何會選擇回來當一名驗光師。到高中之前的她接受了家人的建議,選讀會計相關的科別,但在選擇大學的時候,她決定毅然放棄之前所學,走自己喜歡的路,這是她人生中第一個跑道的轉換,吳雅俐就讀了她感興趣的傳播科系,畢業後也在相關領域就業了好些年,廣告攝影、行銷企劃都是她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工作經驗值,不過除了理想與事業之外,家庭也是影響吳雅俐人生的一大關鍵,結婚生子後,隨著孩子的成長,她發覺當時的工作會失去許多陪伴孩子的時間,於是她下定決心,第二次轉換人生的跑道。 


從興趣缺缺裡圈出的「興趣」


高高懸掛的女兒驗光所招牌,形象以吳雅俐本人照片進行繪製,而英文也取女兒的諧音「Near」希望可以更加靠近客人。(DOTW/攝影)

高高懸掛的女兒驗光所招牌,形象以吳雅俐本人照片進行繪製,而英文也取女兒的諧音「Near」希望可以更加靠近客人。
(DOTW/攝影)

 

第二次轉換跑道的過程看似順利,但其實起頭是有些困難的,從小在眼鏡行長大,似乎理所當然地會受到一些影響而對眼鏡有所了解,但吳雅俐笑稱以前她從來沒踏進眼鏡行幾次,因為父親是與人合夥開店,不方便兩家人都在店裡進出,她本身也有著自己的興趣,自然不會多干涉家中的事業,所以當她做出了回虎尾當驗光師的決定,最驚訝的反而是父母,不過做長輩的倒也樂見其成。


踏入陌生領域的第一步,就是找出自己在其中的興趣,吳雅俐做了回家工作的決定後,首先看起了眼鏡框,她慢慢開始覺得讓人們配戴好看又舒適的眼鏡,其實也是一個有趣的工作,在大學讀書的期間也會去各地參觀眼鏡展,藉由了解各式不同材質的鏡框,慢慢讓自己進入「眼鏡」的世界。當年剛好遇上政府立法需持有驗光執照人員才得以開業,吳雅俐認為既然選擇做就要做到好,而一名在眼鏡行裡的驗光師,從客人的驗光到選鏡框配眼鏡都可以親自把關,她便一步一步打穩基礎,考上正式驗光師後,在爸爸的眼鏡店裡,掛上了女兒驗光所的招牌。


街上那間「似曾相識」的老店


吳雅俐耐心與客人介紹每一款手錶的特點與差異。(DOTW/攝影)

吳雅俐耐心與客人介紹每一款手錶的特點與差異。
(DOTW/攝影)

 

在訪問的過程中,有位阿姨輕輕地推開了門,說著「這是新開的眼鏡店嗎?」,但其實精工鐘錶眼鏡行已有40餘年的歷史,以前近視的人少,專門的眼鏡店並不常見,幾乎都是與鐘錶行結合,想當然爾,裡頭的師傅更需要精湛的工藝,而吳雅俐的父親從修錶到配鏡都可以一手包辦,她說在父親身上可以學到許多學校沒辦法教的技術,這都是經年累月的經驗值累積,現年74歲的吳師傅,都還會來店裡親自幫客人配鏡,不過在女兒驗光所成立之後,老店除了多了現代的驗光科技,外觀上也有了不一樣的轉變。


從店門口小巧別緻的門牌,到店裡許多鏡框的擺設都十分新穎有趣,這些陳列的木製品都是吳雅俐的哥哥親手製作的,哥哥的藝術設計工作室就位於眼鏡行樓上,眼鏡行與設計的產業結合,讓家庭多了一份互助與互利。店內重新陳列、精心設計的文宣、粉絲專頁詼諧又生活化的貼文,不用花大錢就可以讓老店煥然一新,讓路過的行人駐足觀賞,原來生活了幾十年的虎尾小鎮,還有這樣一間既傳統又不失新穎的眼鏡行。

小巧雅致的擺設,可愛的動物形象木雕,都是出自吳雅俐哥哥的巧手。(DOTW/攝影)

小巧雅致的擺設,可愛的動物形象木雕,都是出自吳雅俐哥哥的巧手。
(DOTW/攝影)


每次的轉換都會是「最後一次」


 

說起未來還會不會轉換跑道,吳雅俐回答:「我把每次的轉變都當成最後一次來做,所以我從來沒有後悔。」在眼鏡行工作的期間,她也把往年工作的經驗應用在裡頭,過去做的工作、度過的時間、走過的日子並不是繞遠路,而是累積經驗,讓現在的女兒更加成長、壯大。

© Copyright 2020 DOTW.
All Rights Reserved.